您好,欢迎来到山东省电子商务促进会!
名人解读
邱宝昌:电商平台先行赔付应写入《电子商务法》

《电子商务法》二审争议声尚未平息,又有消息说三审或将进行。日前,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邱宝昌在接受《中国消费者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子商务法》二审稿还有诸多不尽如人意处。特别是没有明确“先行赔付”的规定,让人尤为遗憾。他强烈呼吁,应将电商平台的先行赔付写入《电子商务法》。

避风港原则已难以适应网络交易市场的发展

记者:2015年3月,国家工商总局发布《关于完善消费环节经营者首问和赔偿先付制度 切实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意见》,就明确了经营者是消费维权的第一责任人,进一步鼓励有条件的经营平台、商场,在消费者难以及时从商家索赔的情况下,对消费者进行先行赔付。也就是说,先行赔付并非强制性要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定呢?

邱宝昌:《消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不能提供销售者或者服务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也可以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要求赔偿。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如果平台向消费者提供了相关的信息,就可以不承担赔偿责任。也就是说,这里的先行赔付是有条件的,是以电商平台无法提供上述相关信息为前提的。

记者:《消法》中这一规定的依据是什么呢?

邱宝昌:这一规定其实是从避风港原则演变而来。所谓的避风港原则,来自美国的网络知识产权法律体系,即网络平台有“通知-删除”义务。产权拥有者发现网络平台上的音乐、程序、影视、图片存在侵权,可以通知网络平台经营者删除,平台经营者有义务配合,删除后不承担侵权责任。我国最初也是在互联网知识产权领域引入该原则,后来逐渐扩展到《侵权责任法》《消法》等领域。《消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其实只是给避风港原则增加了前提条件——只要平台能提供销售者或者服务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就不用承担赔偿责任。

记者:避风港原则由来已久,而且国际通行,难道不适用于电子商务领域吗?

邱宝昌:我们知道,网络所提供的服务是复杂多样并且在不断发展的。网络交易从交易双方类型来说,存在B2B、B2C、C2C、O2O等类型;从平台与商品或服务的关系来说,主要包括自营模式和第三方平台模式两种。目前京东、天猫、苏宁等大部分电商平台上均为两种经营模式同时存在。

由于自营商品是电商平台从品牌商或供应商处直接采购,并获得销售授权,电商平台属于直接销售方,直接和消费者发生法律关系,对商品有定价权,在经营过程中能够做到严格审核,对交易流程具有较高的控制度,发生侵权的几率相对较低,引发的争议也较少,并且可直接适用相关法律规定。但在第三方平台交易模式中,电商平台提供的是网页空间、虚拟经营场所、信息发布、交易撮合、支付服务、交易保证等服务,对于卖家所售的商品,虽然在入驻前可以对卖家资质进行审核,但由于平台对信息展示及具体交易过程的控制程度较低,因此,第三方卖家销售的商品或服务引起的问题和纠纷也较多。

此外,平台和供给端、平台和消费端、供给端和消费端的关系也比较复杂多样,存在争议也较多。在这些复杂的网络服务面前,法律所需要解决的问题也越来越复杂。单纯的避风港原则已经不能完善地解决问题。

记者:您能否举例说明呢?

邱宝昌:比如消费者宫某通过聚美优品网购买了某品牌化妆品一套,发现该化妆品属于假冒产品。宫某多次致电聚美优品网客服,要求其提供销售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但聚美优品网一直没有提供,宫某遂起诉。诉讼中,聚美优品提供了销售者的相关信息。某法院最终判令销售者,而不是聚美优品承担责任。这一案件中,聚美优品在诉讼中才提供销售者的相关信息,明显减轻了网络交易平台的责任,给消费者维权造成不利影响,也浪费了司法资源。

2015年底,一直号称自己为“100%正品”的特卖网站唯品会“出售假茅台酒”风波引起各方广泛关注。在事件过程中,唯品会也是一直没有公布供货商的信息。

这两个案例,说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有关网络交易平台责任的规定不尽合理,缺乏针对性、有效性。作为电商领域的法律,《电子商务法》应比之前的法律法规有所突破,规定电商平台应承担包括“先行赔付”在内的,更多的责任。但是我们遗憾地看到,二审稿第五十一条第三款拟规定:“消费者要求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承担先行赔偿责任的,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有关规定。”

先行赔付具有五大合理性

记者:那么,先行赔付写入《电子商务法》具有哪些合理性呢?

邱宝昌:我认为,确定网络交易平台承担先行赔付民事责任的合理性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首先,规定平台责任,可以倒逼网络交易平台合理配置技术资源和人力资源,提前进行把关审核,加强事前预防。

网络交易爆发式增长,随之而来的网络交易纠纷数量巨大,由于技术、交易数据及人力等因素,市场监管部门对网络交易发生的纠纷往往力不从心。与此同时,随着技术发展,特别是大数据应用,智能比对技术的准确性越来越高,网络交易平台坐拥资金和技术优势,事前审查越来越成为可能。比如微信原创文章的保护机制。

因此,让网络平台经营者承担先行赔付责任,能更好地规范平台经营者与在平台上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经营者的行为,有效地解决交易纠纷。而且,对于卖家的侵权行为,通过网络交易平台方执行赔偿的难度较低,大多数平台经营者也能够配合执行。从而有效降低监管难度。促进电子商务交易的健康发展。

其次,网络交易平台和销售者之间存在密切的利益关联,规定平台经营者承担先行赔付责任与其获得利益相一致。

网络交易平台的经营者同时也是该平台商业规则的设计者、管理者,其深度参与交易过程,更是网络交易的受益者。在交易过程中,网络交易平台可以获得佣金、流量、信息等诸多利益,这些收益也同时赋予平台更大的权力。因此,网络交易平台也有责任承担更多的义务。

第三、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网络平台理应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一般情况下,在互联网领域,很少有第三,只有第一、二。在资本的推动下,为追求垄断高额利润,同一领域的互联网企业会不断合并减少,直至出现垄断,才能达到资本回报率的要求,也是互联网集群效应的要求,对于平台型商业模式更是如此。在出行、社交、搜索引擎、旅游、外卖、共享单车等诸多领域,都是呈现出如此特点。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垄断企业的较高额利润要求其应该承担更多责任。

第四、规定网络平台先行赔付责任可以优化管理效能。

面对规模庞大的网络商品和服务提供者,从平台方入手进行监管和立法规制有助于保障权利人利益。网络平台可以通过制定合理规则,让真正的侵权人承担责任。平台提供者与在平台从事销售商品、提供服务的经营者签订入网经营合同,要求经营者提供履约保证金,约定违约责任,一旦出现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网络平台可先对消费者承担先行赔付责任,之后按入网经营合同的约定向违法电商追偿。

第五、规定网络交易平台先行赔付责任,可以让消费者放心消费,促进网络交易量,有利于网络交易的健康发展。

规定网络交易平台“先行赔付责任”,并不是要扼制网络交易平台发展。而是在网络交易过程中,实现销售者、消费者、网络交易平台三方之间权责利更加平衡,是一种基于成本效益的现实考量,有利于促进网络交易平台的良性健康发展。

版权所有:山东省电子商务促进会 Copyright(C) 2012-2018 技术支持:山东宁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信息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314号